第二书包网 > 其他bet365赌场官网_bet365线路检测中心_bet365收不到邮件 > 萧齐艳史 > 【萧齐艳史】第三章 神山之主(二十三)(二十四)
????2019年10月29日

????(二十三)

????秦迟锦带着云知还向东飞了两个时辰,降落到了一座海岛上。

????云知还正想跟她道谢,却见她身子晃了一下,跌坐在地,嘴角溢出一丝鲜血,

????迅速闭上了眼睛。

????云知还这才知道她受了伤,不由吃了一惊。

????但是这种情况他也帮不上忙,只

????好守在她身边,默默地看着她。

????岛上有很多蚊子,云知还替她张开了一个屏障。

????坐了一个时辰,他觉得肚子饿了,便去海里抓鱼,烤了吃。

????本来还想给秦迟

????锦留下一点,想起她已辟谷,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自己全吃完了。

????看着她沉静的面容,云知还觉得她恐怕一时醒不过来,看了一阵璀璨星空,

????练了几趟大衍剑经,便自行睡下了。

????到第二天下午,秦迟锦才苏醒过来,她睁开眼,看见云知还就坐在她面前,

????若有所思地看着她。

????秦迟锦道:「你在想什么?」

????云知还笑着道:「当然是想你了。

????秦仙子,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,伤得重不

????重?」

????秦迟锦叹了口气,道:「只是暂时压下了,没几个月恐怕好不了。

????」

????云知还吃惊道:「这么严重吗?」

????秦迟锦嗯了一声。

????「那举父也受伤了吗?」云知还问。

????秦迟锦道:「是的,没什么灵丹妙药的话,他恐怕比我还难复原,毕竟我还

????年轻,他已经老了。

????」

????云知还迟疑着道:「不如……」他看着比以前生动了许多的秦迟锦,一时开

????不了口。

????秦迟锦道:「你想帮我疗伤?」

????云知还摸了摸鼻子,道:「不知秦仙子意下如何?」

????秦迟锦从怀中掏出一个长方盒子,打开了,里面是一株小小的桃树,放在一

????边,对桃树说:「蓁蓁,你去岛的另一边练功吧。

????」

????蓁蓁化成了人形,目光在两人脸上滴溜溜地转了转,哦了一声,道:「那我

????就不打扰你们了。

????」

????两人看着她走远了。

????云知还目光收回,望着秦迟锦,明明是一样的容貌,不知为何,就是觉得她

????动人了许多,他心里甚至开始怦怦乱跳,好不容易压下了,才柔声开口道:「秦

????仙子,我现在可以抱你吗?」

????秦迟锦点了点头,道:「可以。

????」

????云知还心中起了一阵莫名的激动,伸臂把她抱在怀里。

????只觉得一股凉软之感

????从胸前往全身扩散,一时间身心俱畅,胯下阳物自然而然地翘了起来。

????云知还注视着她明亮的眼睛,忍不住不断把吻落在她的脸上。

????秦迟锦睫毛轻轻颤动,秀脸浮现出一抹晕红,模样甚是柔媚。

????云知还大感稀奇,心中的渴望一下子强烈起来,便对她道:「秦仙子,把你

????的舌头伸出来。

????」

????秦迟锦依言朱唇微分,吐出了一小截湿润粉嫩的香舌。

????云知还低头不停地嘬吸着她的舌尖,与她热烈地接吻,渐渐得寸进尺,伸进

????她嘴里到处搅拌舔弄,劫掠她口中的香液。

????秦迟锦冰肌玉骨的身子,慢慢变得暖热起来,抱在怀里格外舒服。

????云知还分开她的衣领,使她露出纤美的肩颈和精致的锁骨,捏断她肚兜的系

????带,从白衫里掏出一只尖圆嫩乳,爱不释手地握揉着。

????「唔,唔……」秦迟锦开始细声呻吟,身子扭动如蛇,两只雪白的秀足在草

????地上胡乱蹭磨。

????云知还马上发现了,想起她赤足立于虚空中的样子,便暂时放开了她的身子,

????退到她脚边,一手托着一只纤巧滑腻的玉足,抚摸揉捏着她的足底、足背和足踝,

????一边看着她衣襟半敞、肤如细雪的美态,一边在她晶莹似玉的脚背上乱亲。

????秦迟锦看着他不断把热吻落到她的脚背上,有时甚至把她嫩白的脚尖吃进嘴

????里,心口不觉有些麻痒。

????她此时没有一般女子的那种羞耻感,螓首微垂,看着露

????在衫外的玉乳,很自然地把手放到了上面,轻轻按揉着它。

????云知还见了,只觉得她这动作又是娴雅又是诱人,心里轰的一下着起火来,

????在她的玉足上最后亲了两口,便解开了自己的腰带,褪下衣裤,赤条条地跪立在

????她面前。

????虽然是欲火焚身的当口,云知还仍没忘了招来清水把下身洗了洗,才对她道:

????「秦仙子,麻烦你帮我含一含。

????」

????秦迟锦迟疑一下,还是俯下身去,一手撑地,一手捏住他的阳根,使棒身斜

????翘着,啊呜一口,把他的肉棒吃了进去。

????云知还不禁哦地呻吟了一声,比肉棒被柔软的口腔包裹的快感更强烈的,是

????心理上的极度刺激。

????他怎么也没想到,秦迟锦竟然会表现得这么「听话」,尽管

????他知道这只是因为她不在乎,但是只看表现出来的,实在很难区分这两者究竟有

????什么不同。

????他浑身紧绷地享受着美人口舌的服务,双手不安分起来,不时摸摸她的脸颊、

????耳垂、玉颈和嫩乳。

????秦迟锦一开始唇舌动得还有些生涩,但是以她修行天分之高,要学这种东西

????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,很快就掌握住了含吮舔舐的技巧,把云知还弄得快感如潮,

????欲仙欲死。

????完全掌控着一个男人的身心感受,想让他呻吟颤抖几分,就能让他呻吟颤抖

????几分,秦迟锦渐渐觉得这事似乎挺有趣味,便用嫩滑的舌尖去频频顶舐云知还的

????马眼,螓首起抚之际,好奇的目光往他脸上望去,观察着他面部表情的每一丝细微变化。

????云知还哪能受得了这种刺激和挑衅,感觉到尾椎阵阵酸软,射意强烈,忙把

????阳物从她嘴里抽了出来,喘着气道:「秦仙子,你把身上衣衫脱了。

????」

????秦迟锦脸上微不可察地掠过一丝笑意,顺从地把衣衫褪尽,露出一身欺霜赛

????雪的肌肤。

????云知还又让她打开腿,她便把两条瓷白美腿大大分开;又听他说「掰开小穴」,

????便用食中二指把花唇揉到两边,在耀眼的阳光下露出嫩红的阴肉。

????反正无论他说

????什么,她都一一照做。

????在这种顺从里,她仍然掌控着局面,虽然隐隐约约,并不明显,但云知还还

????是感觉到了。

????「古怪,古怪。

????」云知还暗暗嘀咕着,征服感涌上了他的心头,他把肉棒

????抵在她张开的水嫩穴口,扶着她的纤腰,发力一耸,尽根刺进了她的小穴里。

????&nbsp發頁4F4

????F4F,C0M

????\u5730\u5740\u767c\u5e03\u9801\uff14\uff26\uff14\uff26\uff14\uff26\uff0c\uff23\uff10\uff2d

????(二十四)

????只是这次再不同上回。

????云知还抱着她又耸又刺,直弄了两刻钟,自己精关失控,尽数泄进她的玉穴

????里,她仍然没有到达高潮。

????云知还还以为她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,不信邪地提抢再上,总算在第二次精

????关决堤之时,让她也痉挛着泄了身子。

????这让他松了一口气,可是接下来的交合出乎他的意料之外:自己每泄两次,

????秦迟锦才泄一次。

????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。

????回想起来,秦迟锦带给他的第一次也实在太多。

????他发挥出了自己全部的创造力,总是命令她摆出最淫靡最不可思议的姿势,

????在她的嘴里、小穴里、玉肛里,进出了无数次,可是仍然不能改变这个局面。

????她的面容是那么圣洁,充满了尘世之外的洁净气息,云知还让她摆出种种淫

????靡的姿势,两相映衬之下,倒是把自己弄得难以自持,常常坚持不到两刻钟,就

????泄得一塌糊涂。

????一天下来,云知还几乎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,在她身上也不知泄了多少次,

????直到在一次爆发后,他无意中抬头,看见中天挂着的一镰弯月,才忽然醒转过来。

????他叹了口气,在草地上躺下,侧脸枕着她雪滑的大腿,搂着她的纤腰,有点纳闷地

????道:「秦仙子,我认输了。

????你能告诉我,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吗?」

????秦迟锦没有立即回答,却伸手去抚摸他的脸颊,笑着道:「云公子,你现在感觉如何?」

????云知还把她的一根手指叼在嘴里,哼哼道:「我现在是又幸福又苦恼。

????」

????秦迟锦笑了笑,这才道:「告诉你也无妨,说起来这里面还有你的一份功劳呢。

????」

????云知还道:「那你快说。

????」

????秦迟锦道:「你当初没有说错,我确实没有达到视万物为虚空的境界,我只

????是能把情绪起抚控制在很低的水平,外界的变化很难影响到我的心境。

????」

????云知还道:「那你说过,如果你没有救回我,会让你心有挂碍,说明我的小

????命在你的心里很重要啰。

????」

????秦迟锦道:「你这么理解也没错,人命关天,何况又是答应过蓁蓁的事情。

????」

????「唔,」云知还道,「但是你不介意与我发生关系,说明这事在你心里确实

????没地位。

????」他感到有点郁闷。

????秦迟锦道:「原来我确实是这么想的,直到后来……」

????「直到后来,我在你后面舔啊舔,钻啊钻,把你弄得欲仙欲死,想必一定是

????让你有所改观了。

????」提起这个,云知还不禁眉飞色舞。

????秦迟锦嗯了一声,道:「确实如此。

????」

????云知还没想到她会回得这么坦诚,一愣之后,阳物立即昂然挺立起来,他爬

????起身,转到秦迟锦背后,刺进她玉穴里耸了几十下,弄湿了,又插进她紧窄得多

????的后庭里,从后面抱着她,把下巴靠在她香肩上,舒服地叹了一口气,道:「你

????接着说。

????」

????秦迟锦道:「男女之事,也许真有了不起的道理存在其中。

????在做的时候,我

????心里涌起了很强烈的情绪,不但无法压制住它们,反而连带着想起了很多事情。

????」

????「让我猜一猜,」云知还道,「你肯定想起了父母,对不对?」

????秦迟锦道:「是的,但是远远不止这个。

????我回忆起了许多我以为早已被自己

????遗忘的事情:童年生活的温馨和乐,父母去世时的悲痛无助,故国难回的苦涩惆

????怅,刚到神山之上修道时,那种又孤寂又平静的感觉。

????还有师父,她一直让我保

????持着超脱尘世的姿态,认为那些都是虚幻的过眼云烟似的东西,但是在她去世后

????的第三天,我在清早醒来的时候,忽然想到以后再也不能见到她,忍不住大哭了

????一场……」

????云知还一直觉得她是个介于有情与无情、出世与厌世之间的女子,还是第一

????次见她流露出这么强烈的情绪,不知怎地心里忽然有点酸楚,只是抱紧了她,默

????默倾听着。

????秦迟锦感觉到了,却只是笑了笑,接着道:「从那一刻开始,我再也无法把

????这一切都当成虚假的。

????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处理,脑子里乱轰轰的,有好几次甚至

????道心动摇,到了功法崩溃的边缘。

????」

????云知还不由惊呼了一声,道:「你当时怎么不告诉我?」

????秦迟锦道:「心态一旦转变,就再也回不去了,告诉你也没什么益处。

????」

????云知还道:「那你后来是怎么解决的?」

????秦迟锦道:「你记不记得你跟我说过顺其自然之类的话?」

????云知还道:「当然记得,你当时还说我说的也有道理。

????但是我觉得,应该没

????这么简单吧?」

????秦迟锦道:「这是一条思路。

????具体的做法,跟你那面镜子有关。

????」

????云知还想起了什么,问道:「是不是跟你入定前念的那句话也有关系?」

????秦迟锦道:「是的。

????它是说,至人之心就好像一面镜子,面对外物,来者即

????照去者不留,应合而不隐藏,所以能胜物而不伤。

????」

????「嗯,这的确是一种很高明的境界。

????」云知还道,「但是也太难了,起码我

????是做不到。

????」

????秦迟锦笑着道:「更难的还在后面。

????你想一想,人的意识是由什么组成的?」

????云知还想了一想,老实回答道:「我不知道,人太复杂了。

????」

????秦迟锦道:「简单地说,人的意识由先天禀赋、过往回忆和此时此刻外界涌

????入的信息构成。

????」

????「有道理,」云知还沉思片刻,道,「照这么说,只把心当成一面镜子,似

????乎仍然不够,因为镜子能照出外界一切,却照不出镜子本身,人的回忆无时无刻

????不在涌动,也在参与着对外界输入信息的构建。

????」

????秦迟锦道:「所以需要两面镜子。

????」

????如此简单的一句话,却让云知还大为震动,道:「这,这有可能吗?」

????秦迟锦道:「我做到了。

????」

????云知还沉默了好一会,不解道:「那这两面镜子相互映照、占据着对方,如

????何还能照得出外界呢?」

????秦迟锦道:「不需要映照外界。

????对于人来说,世界无非是一切现象的综合,

????我们的眼睛所看到的,鼻子所嗅到的,肌肤所接触的,所有的一切加起来,就是

????我们所认识的世界。

????而这一切最终汇集到哪里呢?自然是人的心灵。

????映照出了自

????己的心灵,也就映照出了天地和众生。

????」

????这实在不是云知还所能理解和想象的,所以他无从判断是对还是错,但是秦

????迟锦凭此成功了,却是一个既定的事实。

????直到此时他才明白

????过来,为什么她的剑意如此奇特,如此千变万化,因为人

????的意识,本就在不停地流动,而且是跳跃的、随机的,对外人甚至对自己来说,

????不可捉摸的。

????只是,「秦仙子,你所说的我大概只明白了一半,但是我还有两个

????问题,请你回答我。

????为何你后来的剑意,不像一开始那么瞬息万变了呢?为何你

????会变得那么平静,平静之后又那么地……普通?」

????「因为,我最终明白过来,假的心如止水不是终点,任凭意识自然流动不是

????终点,真的心如止水仍然不是终点,真正的终点是──想怎样就怎样的自由。

????」

????莫名的震撼,让云知还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????难怪自己刚才不是她的对手,面对

????掌握了自我的一切感觉的人,自己差得还是太远了。

????「这么说,你也可以回到在山上的那种状态啰?」好色的本性,让云知还迅

????速意识到了这一点,不觉有些兴奋起来。

????秦迟锦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笑意,道:「你说的是哪一种状态?」

????云知还把她按倒在地,道:「当然是第一次进入秦仙子后庭时的状态了……」

????伴随着不曾停歇的喘息呻吟,银月慢慢西斜,大海之上风平浪静,在东海一

????座不知名的小岛之上,两条人影合到了一起,像跳舞一样,不断扭动着躯体,直

????到天明。